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2

水潭

我知道天空很蓝,
可是我真的不习惯直接抬起头去看,
那份蔚蓝填补
不了它的空洞。
所以,当只有我一个人低下头的时候,
你可不可以不
要那么大惊小怪?
我只是更习惯
这个反照在小水潭里的晴空。

劳勿

憩息在公园里,
享受着繁华带来的安详,
竟也忘了这片土地从前的模
样。
是一片茂密的绿林?
还是一块荒芜的黄泥地?
记忆,
消失在这往
来的转角。
推土机,请你放缓你无情的脚步,
我记忆中的劳勿,
已承
受不起发展的风化。

枯荣

如果我有一盒彩笔,我会为你绘上繁盛翠绿的枝叶。无奈人海里的沧海桑田,就有如大地上万物的枯荣,已是不可改变的定律。

蓝天

尽管你已迁往云层上的城堡,
尽管家门外埋伏着不测的天气,
我也坚信,
云层之上,
仍是我们共同拥有的蓝天。

暗号

最近常胡思乱想,幻想街上会突然间多了好多与你我一模一样的人,人们从此必须以暗号来确认身份。如果在未来的日子里,我所忧虑的一旦成真,我已准备好了一道问题来应付眼前的境况。问题暂时不会公开,答案就如下:

《自由行》,《黄色大门》,《燕尾蝶》,《我来自火星》。

当你认真的回答以上答案的时候,我想,你已不需要确认我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