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8, 2010

黄色大门---容祖儿

窗纱外,小鹿给我送枝花。
梳化上,下凡天使共我喝着茶。
世间千千万万人未明白我,
替这位空想家惊讶。
孤单真的不可怕,能让我画满花,
还未算是那麽差。

让那恐龙成群行过台面,
衣柜入面藏着花园,
心仪女孩长驻於身边。
梦要变真也没那样远,
生命从未如乐园,
也可靠我创做浮现。
让那彩虹长桥无限伸展,
飞象日日云上表演,
魔幻现实寻到相交点。
在我心房的黄色门里,
保存着未坐那火箭。

天花上,星星眨眼变烟花
口袋内,是前一晚摘了那月牙
我编绘的让别人视为幻觉
我早知因此不惊诧,
今天虽则长高了,墙上继续挂的,
还是我六岁的画。

让那海豚时时游到趾尖,
不由旁人沉闷伤损,
一人同行,行进卡通片,
在我坚持的黄色门里,
珍藏着自制那冠冕。

窗纱外,小鹿给我送支花。
想想吧,真想给你见到他。

Wednesday, June 16, 2010

父亲节快乐

“父亲节快乐”,
谁在咧嘴大笑了?
谁在装作不在乎礼物了?

“父亲节快乐”,
谁再也听不到
这窝心的贺语了?

流星,
若你此刻划过夜空,
不必再聆听我的心愿,
因为我许的愿望,
你实现不了。。。

你只须帮我给他传个信息,
告诉他:
“父亲节快乐”。
并告知他,
我已经活得够坚强了,
但请容许我每晚仍会偷偷哭泣。。。

我想,
只要我的泪腺还未割清,
无论我多么用力的紧闭双眼,
泪水,还是会涌出,
不会停歇。。。

“父亲节快乐”,
但我一点也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