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0, 2010

回忆

一排排新颖的房屋,
陈列在开发的土地上,
在转角处,
让上百户人家安居。

憩息在公园里,
享受着繁华带来的安详,
竟也忘了
这片土地从前的模样。

是一片茂密的绿林?
还是一块荒芜的黄泥地?
记忆,消失在
这往来的转角。

有没有这么一个职业?
能把过去的回忆,
挂满在单车旁
沿路兜售。

如果能够遇上,
定会用尽我所有,
把赎回的回忆
收进口袋,
又或者埋入地底,
待记忆变得模糊之际,
再拿出来,
回放一遍。

Sunday, May 23, 2010

宏愿

一直都想
在快要下雨之际,
走上身处高地的观音堂,
观赏绵绵细雨
从天而降。

也有想过,
在夜阑人静之时,
独自攀上村里的山丘,
观看烁烁繁星
密布夜空。

宏愿,
其实非得大得富丽堂皇,
有时,
它也可以大得这般细小。

只可惜,
无论它有多大,
都没有实现它的心力。

天阴了,
害怕闪闪电光,
入夜了,
却又畏惧天黑路远。。。

Tuesday, May 18, 2010

洒脱

亲友们说:
“就当做是
去了一个
非常遥远的地方
独自旅行”。

旁人总会说:
“既然已是
既定的路程,
学会洒脱,
又何妨”?

但我想说:
“碍于牵挂,
想必穷其一生
也学不会
如何洒脱”。

当旅人踏上了
盼不到归期的旅行,
洒脱二字,
基本上艰深得
学不来。

Sunday, May 9, 2010

听见

昨晚,
我打败了对手,
赢下了决定性的一战。
可今早,
我却被直落两局横扫了。

发挥还是不稳定吧?
在场上还是比较紧张吧?
但是我还是尽力了,
整体来说还算过得去吧?
还有。。。

您听见了吗?
风吹起了,
您在给我回应吗?
鸟儿飞进了馆内,
是您来为我打气了?

一直相信,
您都在场边,
微笑着面对
我每一次的得失。。。

Thursday, May 6, 2010

床边的故事

那天遇到的老虎,
有没有粗心的留下
深浅的足印?

那只路过的大象,
有没有被引擎声
给吓着了?

唐宋元明清与三国,
有没有让我变得
聪明一点?

渐渐的,
弟妹不再搭话了,
周遭变得安静了,
我们在不知不觉中
幸福的进入了梦乡,
继续着各自的故事。

下次,
我想听你们相遇的故事,
下次,
我会坚持到最后,
下次,
换我来说我的故事给你听。
下次,
已没有了下次。。。

说故事的人,
沉睡在
曾经相拥入睡的床边,
留下了一堆未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