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8, 2010

置身事外

你绝对有理由说我
置身事外,
如果,
我真的那么举足轻重。

我也想将所有事儿
置于百丈远的身外,
如果,
我可以做到超然物外。


我不过是个
无关痛痒的局外人。
又怎由得我妄想
跻身于事内?
又怎容忍你颐指气使的怪我
置身于事外?

Sunday, August 15, 2010

期待

小时候,
你曾对我有过期待么?
期待我能,
成为伟大的科学家?
成为不可一世的大富翁?

我曾告诉你说,
我要成为一名工程师吧?
其实,
那是骗你的。。。

其实,
我更想成为像你一样的,
技术纯熟的木匠。
我也想成为像你一样的,
辛勤的割胶工人。

当我变得不如你所期待的那般,
请对我保有原来的期待。
请继续为我等待,
即便你已无力再爱。。。

Saturday, August 7, 2010

知道

为什么人们总喜欢一股脑的问
一大堆的问题?
问一些我不懂的问题,
问一些我不想回答的问题,
问一些他们早已心里有数的问题。。。

当我不想回答时,
我只想静静的,
别再露出那狰狞的脸孔了,
我只会傻笑,
请别再穷追猛打了,
否则,我会不耐烦,
不再去理会了。

其实,
我都知道,
但我不会让你们知道我知道。
因为你们同样不让我知道,
我想知道的东西。

躲藏

从那天开始,
你躲起来了。

有时候会在躲在云朵后面,
偷偷看着我。
但是,
我看不见。

有时候会化为一缕微风,
在我耳边呢喃,
可惜,
我听不见。

有时候躲在花瓣下,
有时候躲在大树下,
无论下一站在哪里,
你最终还是匿藏在
我心的最深处。

如果有一天,
躲腻了,
能否到我面前来,
告诉我,
你不曾离开过。

Sunday, July 18, 2010

单车---陈奕迅

骑着单车的我俩,
怀紧贴背的拥抱。
难离难舍想抱紧些,
茫茫人生好象荒野,
如孩儿能伏于爸爸的肩膊,
谁要下车?
难离难舍总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堆卸,
任世间再冷酷,
想起这单车还有幸福可惜。

如孩儿能伏于爸爸的肩膊,
哪怕遥遥长路多斜。
难离难舍总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堆卸,
任世间怨我坏,
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Sunday, July 11, 2010

回来

我翻遍了家里的
每一个角落,
但却找不着你。
你不回来了吗?

屋外的红色汽车
被无情的拖走了,
不再回来了。
你大概也一样,
不会回来了。。。

我翻阅了记忆的
每分每寸,
只期待能在梦中
遇见你。

Monday, July 5, 2010

翅膀

假如我有一双翅膀,
我要在蓝天里肆意的翱翔,
假如我有一双翅膀,
我要在半空中
建造一个庞大的城市。
假如我有一双翅膀,
我要为悬浮的都市
添上一批住客。

可是,
假如我有一双翅膀,
地上的人们,
就再也看不到那一片
曾经属于他们的
蓝天白云。

Monday, June 28, 2010

黄色大门---容祖儿

窗纱外,小鹿给我送枝花。
梳化上,下凡天使共我喝着茶。
世间千千万万人未明白我,
替这位空想家惊讶。
孤单真的不可怕,能让我画满花,
还未算是那麽差。

让那恐龙成群行过台面,
衣柜入面藏着花园,
心仪女孩长驻於身边。
梦要变真也没那样远,
生命从未如乐园,
也可靠我创做浮现。
让那彩虹长桥无限伸展,
飞象日日云上表演,
魔幻现实寻到相交点。
在我心房的黄色门里,
保存着未坐那火箭。

天花上,星星眨眼变烟花
口袋内,是前一晚摘了那月牙
我编绘的让别人视为幻觉
我早知因此不惊诧,
今天虽则长高了,墙上继续挂的,
还是我六岁的画。

让那海豚时时游到趾尖,
不由旁人沉闷伤损,
一人同行,行进卡通片,
在我坚持的黄色门里,
珍藏着自制那冠冕。

窗纱外,小鹿给我送支花。
想想吧,真想给你见到他。

Wednesday, June 16, 2010

父亲节快乐

“父亲节快乐”,
谁在咧嘴大笑了?
谁在装作不在乎礼物了?

“父亲节快乐”,
谁再也听不到
这窝心的贺语了?

流星,
若你此刻划过夜空,
不必再聆听我的心愿,
因为我许的愿望,
你实现不了。。。

你只须帮我给他传个信息,
告诉他:
“父亲节快乐”。
并告知他,
我已经活得够坚强了,
但请容许我每晚仍会偷偷哭泣。。。

我想,
只要我的泪腺还未割清,
无论我多么用力的紧闭双眼,
泪水,还是会涌出,
不会停歇。。。

“父亲节快乐”,
但我一点也不快乐。。。

Sunday, May 30, 2010

回忆

一排排新颖的房屋,
陈列在开发的土地上,
在转角处,
让上百户人家安居。

憩息在公园里,
享受着繁华带来的安详,
竟也忘了
这片土地从前的模样。

是一片茂密的绿林?
还是一块荒芜的黄泥地?
记忆,消失在
这往来的转角。

有没有这么一个职业?
能把过去的回忆,
挂满在单车旁
沿路兜售。

如果能够遇上,
定会用尽我所有,
把赎回的回忆
收进口袋,
又或者埋入地底,
待记忆变得模糊之际,
再拿出来,
回放一遍。

Sunday, May 23, 2010

宏愿

一直都想
在快要下雨之际,
走上身处高地的观音堂,
观赏绵绵细雨
从天而降。

也有想过,
在夜阑人静之时,
独自攀上村里的山丘,
观看烁烁繁星
密布夜空。

宏愿,
其实非得大得富丽堂皇,
有时,
它也可以大得这般细小。

只可惜,
无论它有多大,
都没有实现它的心力。

天阴了,
害怕闪闪电光,
入夜了,
却又畏惧天黑路远。。。

Tuesday, May 18, 2010

洒脱

亲友们说:
“就当做是
去了一个
非常遥远的地方
独自旅行”。

旁人总会说:
“既然已是
既定的路程,
学会洒脱,
又何妨”?

但我想说:
“碍于牵挂,
想必穷其一生
也学不会
如何洒脱”。

当旅人踏上了
盼不到归期的旅行,
洒脱二字,
基本上艰深得
学不来。

Sunday, May 9, 2010

听见

昨晚,
我打败了对手,
赢下了决定性的一战。
可今早,
我却被直落两局横扫了。

发挥还是不稳定吧?
在场上还是比较紧张吧?
但是我还是尽力了,
整体来说还算过得去吧?
还有。。。

您听见了吗?
风吹起了,
您在给我回应吗?
鸟儿飞进了馆内,
是您来为我打气了?

一直相信,
您都在场边,
微笑着面对
我每一次的得失。。。

Thursday, May 6, 2010

床边的故事

那天遇到的老虎,
有没有粗心的留下
深浅的足印?

那只路过的大象,
有没有被引擎声
给吓着了?

唐宋元明清与三国,
有没有让我变得
聪明一点?

渐渐的,
弟妹不再搭话了,
周遭变得安静了,
我们在不知不觉中
幸福的进入了梦乡,
继续着各自的故事。

下次,
我想听你们相遇的故事,
下次,
我会坚持到最后,
下次,
换我来说我的故事给你听。
下次,
已没有了下次。。。

说故事的人,
沉睡在
曾经相拥入睡的床边,
留下了一堆未完的故事。

Friday, April 9, 2010

等待

每次的来回,都会与不知名的它擦肩而过,却从未驻足,好好欣赏,任由它孤独的站在路旁,看着熙来攘往的车辆。紫色的花朵,坚硬的果实,像在努力的给着我提示,那时,我才惊觉,原来我对它早已非常熟悉。下次归去,再以满树的花瓣,迎接我这个归人吧,再以累累的果实,奖励我唤出了它的名字吧。一个名字,花了二十多年的岁月等待。。。

倒影

水的倒影,把地上的事物都原原本本的反映出来了。如此景色,需要屏着呼吸欣赏,深怕哪一口气呼重了,都会让水色为之震动。

Wednesday, April 7, 2010

能否让我成为一棵
不知名的树,
处身于一片翠绿的森林,
就这么安静的伫立在树丛中,
就这么一直的等待。
等待哪一天,
被一名睿智的学者发现,
赋予我属于我自己的名字。

Sunday, April 4, 2010

青龙木

学院旁的青龙木,
又到了开花的季节,
黄灿灿的花,
伴随着淡淡的香气,
像樱花般飘落,
煞是好看。

家门前,
也种有一排青龙木,
可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它,
不再开花了。。。

是走到了岁月的尽头?
还是根下土壤已成荒土?
什么时候,
能再开出一树黄花?
让家家户户门前铺满
那散落的花瓣。

Sunday, February 21, 2010

熟悉的脸孔

每当,
那扇门被开启时,
总会恍神,
双眼,
已顾不得那雪白的球
视线,
自然而然的聚焦在
那张熟悉的脸孔上。

表情,
没有雀跃,
依旧从容自得,
静静的伫立在白线外,
看着线内白点翻飞,
直到满足了,
才转身,离去。

而今,
门再次被开启时,
依然每次回头张望,
虽然明知,
出现在门后的,
不可能再是那张
熟悉的脸孔。。。

时光机

有没有
这么一个抽屉,
能让我纵身飞往,
从前的幸福年代?

如果有的话,
不知道,
那个年代的我
是否愿意
与如今的我交换?
交换各自生存着的时空?

如果,
时光机真的存在,
如今的我,
肯定在犹豫着
该不该打开
那个抽屉。。。

如果,
小叮当真的存在,
如今的我,
肯定在要求着
各种各样的道具,
就是不去拉开
那个抽屉。。。

Sunday, January 3, 2010

《我来自火星》。。。王菀之

人潮像繁星 火星只可似火星
空气未允许任性 模煳面目装饰佈景
遗忘问做梦那份天性
在自转 星海中消失了身影
谁无惧创出异景 处身地球
无数的姓名 怎麽分辨性情

谁留住流星 火星都很想变水星
一刹任性中尽兴 浮游在陌生的处境
能逃离秩序舞动幻影
到梦醒 都想起呼吸过心声
犹如踏进了外星 再返地球
无悔的旅程 刻出不一样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