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30, 2009

一棵大树,
无预警的坠下,
压倒了树下辛勤工作的人儿,
惊醒了屋里无忧无虑的人们。

残旧的红色轿车,
等待在门外,
就像哭红的眼睛,
再也盼不到归人。。。

一生的安份,
换来了圆满的缘份,
却未及认领
供期将满,待索的福份。

老天没做什么,
老天只是在,
十月十九日上午时分,
打了个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