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3, 2009

傻小子

忙碌的午后,
收到了一通电话。
一把熟悉的声音
从电话另一端,
响起。。。

那把声音,
依旧聒噪,
依旧支支吾吾。
缺乏内容的对白,
考验着我的耐心,
烦人,
却很窝心。。。

电话那头的傻小子,
与我有着不同的肤色,
却说着相同的语言,
彼此的对话,
只听懂最后一段:
“一块去打球”。。。
剩余的,
一片空白。。。

看似没头没脑的
一派胡言,
却让我感觉到
当中的心意。。。

十分了解,
他的用意。
因为在不久的之前,
我们都失去了
生命中
最挚爱的亲人。。。

Sunday, December 6, 2009

时间

你把我们拥入怀里时,
我们可曾
因你扎人的胡须哭闹过?

胶园的小桥塌了,
该怎么办?
要下雨了,
胶丸会不会被冲掉啊?
车子启动不了,
哪里出问题了?

人生的道路上,
能否有再多一点的提示
指导我们该如何前进?

太多太多的问题,
来不及问。。。
时间,未留情面,
坚决的向前走。。。

掉进了时间的漩涡,
我们只有
不住的往下沉,
再也没人浮过上来了。。。

Monday, November 30, 2009

一棵大树,
无预警的坠下,
压倒了树下辛勤工作的人儿,
惊醒了屋里无忧无虑的人们。

残旧的红色轿车,
等待在门外,
就像哭红的眼睛,
再也盼不到归人。。。

一生的安份,
换来了圆满的缘份,
却未及认领
供期将满,待索的福份。

老天没做什么,
老天只是在,
十月十九日上午时分,
打了个盹。。。